妈妈哭章莹颖:报喜不报忧的你,独自扛过多少委屈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育儿百科


花 开 有 声 · 文 艺 理 性
每个要强的人,
都有颗孤独的灵魂。
01

一直关注章莹颖案,也写过两篇和这个案子有关的文章,每写一回,心里都要疼一场。

好端端的一个姑娘,中山大学毕业,北京大学硕士,刚去美国交流学习两个月,就被变态畜生绑架杀害了,至今还不知道尸首身在何处,怎么想怎么难受。

前两天,看新闻时,看到从美国回到福建南平的章莹颖父母的消息。当了一辈子司机的章爸爸,又重新开始帮单位开车,一家人要养活,他必须让自己忙起来,不然满脑子都是女儿。

章爸爸章妈妈则常常一个人跑到南平北山顶,在人迹罕至的地方,看着满眼青山满眼树,边哭边和女儿说话:
你一天到晚,就是让我放心放心,总是报喜不报忧,去找房子,也是这样子,把很大的房子拍给我看,你看,你看,这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,怎么怎么样。

但你出事后我去美国,才发现你房间这么小,总是把好的说给我,从来不说坏的……

章妈妈看到这个新闻时,我正在餐桌前吃饭,忍了又忍,眼泪还是掉了下来。
为章莹颖一家的劫后和余生,也为所有报喜不报忧的人们和伤痛。
02

中国的小孩,大部分都是这种报喜不报忧的人吧。我也曾是这样的小孩。

小时候,考试考得好,我才敢和父母说,觉得好成绩才对得起他们的养育。考得差了,我就把卷子藏起来,愧疚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这种“唯有喜事才对得起父母,坏事就是给父母添堵”的心理,支配了我很多年,让我一度活得非常独立,也非常孤独。

12岁去乡里读书,一周回家一次,第一次来例假,不敢和家人说,弄脏了衣服,得到同宿舍姑娘的指点,才跑到学校代销店买了卫生纸。

15岁去县城读高中,一个月回去一次,弄丢了粮票,患上了鼻炎,近视度数不停加深,也不愿和家人说,结果病越来越重,学习越来越跟不上,压力大到想自杀。

18岁到外地读大学,一年回家两次,做家教挣的500块钱被小偷割包偷走,也不敢和家人说,拼命节省,拼命再挣……
“没事,我好着呢!”

“哎呀,你们就别管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“啥也不用你们操心,你们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“放心吧,钱多着呢,花不完……”

在人生的前20多年里,这些报喜不报忧的话,是我和父母说过的最多的话。
我想,这也是很多孩子至今仍在和父母重复的话。

为啥总说这样的话?

因为怕。
怕自己不够好,给他们添乱;怕自己的脆弱,成为了他们麻烦;怕自己的求助,让他们陷入混乱;怕自己成为家人的累赘,于是啥苦都拼命往肚子里咽。

所以,就屏蔽掉求助的信号,就关闭了诉说的通道,就狠狠地折磨自己,就表现出优秀能干的模样。

03
凡事都自己搞定,这固然是一种勇敢,但何尝不是一种孤独。

我结婚头两年,做什么事儿依然喜欢单枪匹马独干。生病了,自己不吭不响跑到医院去看;难过了,自己躲到卫生间呜呜呜地哭一场,然后擦干泪出来像个没事人一样;下雨了,自己骑着车子,淋得落汤鸡一样,冻得龇牙咧嘴地跑回来。

一次两次三四次后,我家先生非常不高兴了。他很认真地和我谈了一次话:

你现在不是单身,不是一个人住,不是所有事儿都必须亲力亲为;不是遇到了难题就没有了退路。我是你丈夫,你要向我求助,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,我们都要一起面对,一起承担。

他这话说出来的后果就是,从那以后,我们家大小事,渐渐都要麻烦他了。

因为,当了差不多30年女汉子的我,从独立坚强、优秀能干的套子钻出来后,才发现当一个不那么独立坚强,不那么优秀能干的人,原来更舒坦。
与此同时,我也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:

好的关系,是报喜也报忧。

是把我张牙舞爪的,脆弱难堪的,甚至不够体面的一面,也展现给最亲最爱的人看,让它暴露在阳光下后,渐渐失去阴暗的藏匿之地,然后美好独立的,柔韧平和的那一面,才能扎下深根,滋养我心,惠及家人。

04
30岁以后,我最大的进步,就是学会了向家人袒露脆弱。

比如,我病了,我妈恰好打来电话,我就向她坦白:“妈,我病了,急性胃炎,医生光让喝稀饭,一次只让喝半碗,颈椎病也犯了,不敢低头,一低头就想晕。”

我妈就会心疼责怪我:“这么大的人了,还乱吃东西?病了就不要工作了,啥也没有命值钱,你最大的毛病,就是不知道惜力。”

人到中年,最开心的事儿,就是还能听到父母的数落。

所以,这时候,我总是边听我妈数落,边和她瞎扯:“吃饭不注意,病了也撑着,一辈子死劲头,还不是都随你。谁家闺女随谁。”

我妈一听这话就放松了,然后我们娘俩就云里雾里说开了。

这样的最大好处,是当我把自己的忧愁和脆弱,说给父母听时,逐渐老去的父母,也开始絮絮叨叨地和我说,他们之前从不愿说的很多心里话。

要知道,不管是我爸妈,还是我公婆,他们一度都是特别爱隐藏自己的人:隐藏自己的病痛,最后把小病拖成大病;隐藏自己的情绪,电话里说“没事,好得很”,放下电话就乱了套;隐藏自己的财务,明明着急用钱,嘴上却说“我钱多得花不完”……

正是这样的互相隐瞒,让我看透了中国式亲情的最大问题之一,就是我们羞于说出“我不好,我需要你,我想麻烦你,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”。

05
“不麻烦别人,关系永远无从建立,怕麻烦别人的人,注定孤独一生。”

这是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,在《巨婴国》这本书中写的一句话。

关系的本质,是麻烦(需要警惕的,是没有边界的过度麻烦)。

好的关系,就是相互麻烦,就是卸下人设,就是甩掉包袱,就是袒露出我内心那个最真实最真诚的自己,给你看。然后,感受到我真诚的你,也从压抑伪装的设防里,走出来,让我看见一个有血有肉、有伤有光的你自己。

这种认知,在我遇见更多人,听过更多故事后,愈发坚定。

很多婚姻,死于伪装下的沟通不畅。

夫妻双方,一方遇到了委屈和难题,不能或不会向伴侣倾诉,转身倾诉给身边的甲乙丙,或网络上的陌生人。
然后,就有了上当受骗,就有了约炮出轨,就有了家庭破碎,就有了追悔莫及。

很多亲情,死于屏蔽中的悲观失望。

亲子之间,一方遭遇了病患或伤害,也不愿或不敢向对方袒露,而是在逃避中走向极端,于是一个又一个如花的少年选择纵身一跳,父母还蒙在鼓里,不知道那孩子暗夜里承受了怎样的绝望;一个又一个年迈的父母身陷骗局,儿女们才如梦初醒,才明白独守空巢的那个老人,早已被时代和亲情双双遗忘。

我们比谁都更爱彼此,但我们却用一张无形而冰冷的铁笼,将最爱的人,摒弃在笼外边。

这铁笼,就是“我不够好,我不能和你分享忧伤,我不该让你看见脆弱,我不能麻烦你”。
我们不该忘记了:
生活是由95%的失望和5%的希望组成的,但最后,是那5%的希望在支撑着我们。
这5%的希望,就是不够好的我,把自己的心打开,袒露给你看后,也看见了不够好的你。
不够好的我们,在一分一秒的陪伴里,一餐一饭的温暖里,一牵一挂的麻烦里,一喜一忧的参半里,赋予了那些共度的时光,足够好的意义。

——结束,是另一种开始——
xsha369):作者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推荐阅读
获赞100万的漫画:不要用戴钻戒的手,指着那个打工的穷孩子。
“好妈妈都没有好下场?”这部国产爆款剧,彻底戳破这届妈妈的难言之隐
58岁博导为88岁老母跳舞,在母亲眼中我永远是个孩子
像玩游戏一样,孩子也学“上瘾”了?每天1条微信语音,坚持半年竟成大V;之后一路狂奔,身价亿万,秘诀竟然如此简单!

点击阅读原文,进入空中教室
期待您点击“在看”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